文旅巨头的“赋能型管控”-日本动漫行业的优势-能玩得转动漫产业

动漫周边 2019-04-14114未知admin

  原标题:文旅巨头的“赋能型管控”,能玩得转动漫产业?

  (图1:阿里的旅行青蛙) (图2:祥源文化的《绿豆蛙》)

  看到“《旅行青蛙》的蛙儿子过气了”的评论,想起了赵薇夫妇当年搅局后被文旅大佬俞发祥收购的祥源文化,也在推蛙形象IP,并声称欲创作蛙蛙小镇对接文旅地产,今年的“蛙家族”似乎很受巨头们的欢迎。但是接盘的文旅巨头能玩得转动漫产业吗?

  注入文旅产业资源的祥源文化,相较于之前单一的“动漫及衍生业务”+“互联网金融”发展到了一个庞大的渠道网络,祥源文化的动漫产业发展空间更广。但是,祥源控股集团毕竟是一个超级大盘子,囿于文旅地产固定资产占比大,资本回报的速度就会放缓,因此,在资本市场上,公众似乎并没有为这种优势进行大幅度买单。

  (图3:祥源文化的上下游产品图谱,源自同花顺)

  4月底,祥源文化Q1财报显示,营业收入超过1.47亿,盈利达2400万,整体盈利水平良好。而从原万家文化涉足互联网及文化产业的近三年财报显示,万家文化的壳子是有其一定的价值。

  虽然重组后的公司运营状况尚可,但是从去年八月份俞发祥收购万家集团后,祥源文化的股价在短暂的回潮后却持续下跌,5月份稍呈回升趋势,市盈率44.46,远低于文化传媒行业平均水平73.89,资本市场的数据确实不够漂亮,其内在价值短期内似乎并未获得资本市场的显著看好。

  一头是资本,另一头则是动漫的日常运营。随着亲子市场的份额增大,“动漫+小镇”成了文旅界打造IP的一个重要砝码,而对于“拥有1200多个原创动漫版权、豪揽三大运营商业务”的翔通动漫而言,版权优势明显。特色小镇的“特色”建设,为动漫IP人设提供了更多的繁衍空间,得以延长其生命力。譬如长沙望城的酷贝拉小镇,国际超级IP迪士尼乐园(仅上海迪士尼乐园一年的收入即可达百亿元),日本的动漫城充分展现了日本动漫文化的经济拉动力等等,过往提供了许多可供借鉴的案例。而行业内类似于将“二次元世界”搬到“三次元”的真实世界中,已有案例可供参详。“OinO”(Online in Offline , Offline in Online)模式线下互联网度假社区“The Circle”项目,就是将互联网世界的游戏场景搬到了线下小镇,给人的感觉也是耳目一新。

  对散户而言,旅游地产短期持有套现获利的空间不大,但是长期价值还是值得考虑,从长远来看,其价值和企业的经营及发展方向关联度就更高。俞发祥曾在公开场合称其在一年内并没有要改变该上市公司主营业务的意思,而其旗下目前拥有包括旅游、房地产、投资、茶叶等资产,核心控制的企业有近70家,因此庞大的业务体系,使得各分公司之间的利益相对来说要更为复杂,协同成本较高。而在此之前,曾鸣也曾讲未来组织最重要的是赋能;韩都衣舍大张旗鼓地宣称采用了赋能式管控;而早在2015年,海尔就已全面实行了赋能式管控。

  坚持战略协同,特色小镇也需要创新源动力。因此,在内部的管理上,去年10月份“千亿祥源”第二个五年规划的发布会,祥源控股高层着重提到了一个概念:赋能型管控以及打造赋能式的祥源产业模式,新收购的祥源文化核心管理层均配有股权,从制度上和财务安排上给予了祥源文化等各子业务较大地自主发挥空间。

  而在资本市场上,俞发祥决定增资持有祥源文化,由原本收购时占有的29.72%的股份增持到如今的30.32%,在资本缺乏信任的状态之下,俞发祥依然力挺。祥源文化团队在新的环境中,历时半年,制定了基于“动漫+小镇”而成的“内容+渠道”双管齐下的策略,蛙蛙小镇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提出的。显然,文旅能加持动漫,但是,动漫能赋能文旅吗?

  阿里引进《旅行青蛙》,业界认为阿里此举是进军游戏领域,潇湘财经(XiaoxiangFin)分析师潇雅认为,阿里醉翁之意不在酒,借力亲子概念,结合手游,其目的是布局文旅,可谓是用心良苦。阿里在文旅领域涉足并不深,主要通过飞猪业务完成。

  主营业务放在手游,增值业务在旅游目的地(譬如媒体报道的日本版《旅行青蛙》的真实创作模型,至少为中国版提供了目的地商业化的想象空间),压力相对要小得多。但是,《旅行青蛙》的主题在旅行,对于旅游目的地的推荐倒是不错的方向,而若投身小镇IP建设,反而不大适合。好在阿里对此也没有计划。

  与《旅行青蛙》不同的是,翔通动漫推出的《绿豆蛙》,虽然有着多年的市场积累,在人们心中也混了个脸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萌感形象也颇受喜爱。但是,因为《绿豆蛙》面世的形式是37S的短视频,故事连接性并不强,场景感也不强,萌感形象反倒适合内容领域打头阵吸引粉丝。因此,短故事场景的老版《绿豆蛙》是比较难胜任文旅IP搭建,但少儿喜爱的《绿豆蛙》自带流量,以此引流却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因此,以“蛙蛙小镇”为代表的IP若融入特色小镇建设,还有诸多的难题。

  第一,体验性及带客能力。这考验的是具体IP在线上线下的传播度,以及整个故事场景的完整性及可塑造性,绿豆蛙的弱点便在内容丰富度及连贯性上。当然,蛙蛙小镇的建设会有更多连续性的故事环节,而这考验的又是整个翔通动漫的团队创作力以及运营能力,会有一定的难度。

  第二,要求文旅小镇服务系统要有完备性,并且整体建设需要对资金链负责。俞发祥收购祥源文化,从整个集团架构来讲,是桩稳赚不赔的生意。祥源文化丰富了祥源控股集团的融资方式,其吸金能力摆在那儿。当然,道亦有道,文旅资源渠道的开放,不得不承认俞发祥确实是个“金爸爸”,整体来说对祥源文化是件好的事情。但是,因祥源控股还有另外一种融资渠道,即发行公债,因此,文旅小镇的建设尤其要对投资者负责。

  文旅小镇的内容及形象决定着小镇的成败,因此,IP的打造要契合市场接纳度,正如祥源文化提出的“动漫赋活”概念一样,可是能不能活呢?毕竟在中国还没有出现第二个“迪士尼”,迪士尼乐园的成功最大的一个因素赢在服务系统。因此,动漫小镇的建设,基于服务系统的基础设施建设属于固定投入,占成本的大多数。

  第三,“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打造超级IP不仅需要时间,还需要能力。因翔通动漫的优势在于原创能力及版权方面,与祥源控股同属于一个集团,因此,不存在独有IP的问题,但是却需要考虑IP的持续性经营及超级IP打造的能力。但这需要一个系统性地创作,翔通动漫拥有的版权众多,如果团队创作力跟不上,长远角度来看,某种程度上不一定是福气。因为,IP的热度需要匹配固定设施建设的长期性,否则,容易造成资源浪费。因此内容上要够得着经典。

  祥源文化整体业务在IP延展性及形象协同方面做得较为出色,但是如果分散精力创作过多的形象,则不一定能有好的效果。毕竟,实体非网络,能够打一下便看的着效益的。

  因此,文旅加持动漫产业,只能“赋能型管控”,而动漫赋能文旅,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手段虽高明,但路途且险且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3 哗终动漫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